两会谈:我们希望看到一个怎样的汽车社会

2011年度全国“两会”正在进行中,来自汽车业和关注行业发展的代表委员纷纷为中国汽车工业建言献策——

2010年,中国的汽车保有量达到7500万辆,而按照各大车企的规划,“十二五”期间还将进行新一轮的产能扩充。与此同时,与汽车工业发展相关的资源环境危机、拥堵限购等社会问题也错综丛生。进入2011年、十二五的开局之年,来自汽车业和关注汽车行业发展的代表委员为中国的汽车社会描绘了怎样的蓝图?

记者获悉,正在审议议程中的“十二五规划”(草案)提到,汽车工业是中国制造业发展的重点方向之一。“十二五”期间,中国汽车工业的努力方向是,建设原理创新、产品创新和产业化创新体系。重点突破动力电池、驱动电机等关键零部件及动力总成管理控制系统。推广高效内燃机、高效传动与驱动、材料结构与轻量化、整车优化、普通混合动力技术,推动汽车产品节能。

新能源汽车持续推进

“十二五规划”(草案)同样提到,将新能源汽车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大力发展,开展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纯电动汽车研发及大规模商业化示范工程,推进产业化应用。

对于新能源汽车如何发展,汽车业内人士也给出自己的意见建议。全国人大代表、江淮汽车董事长左延安今年的提案之一,是减免新能源汽车购置税及部分商业保险。他认为,2010年新能源汽车在节能技术和销量上有很大突破,但由于成本因素,新能源汽车在价格上目前还很难令消费者接受,虽然目前国家在私人购买小型新能源汽车上已给予一定优惠,但为了扩大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建议在私人购买新能源汽车使用环节上再给予一定优惠措施。

左延安建议在新能源汽车部分保险费用、车船使用税和车辆购置税上给予一定优惠措施,比如购置税全额减免;车船使用税全额减免;在车辆保险保值不变的情况下采取如下优惠措施:

适当降低客户交强险的费率标准,降低额度为现有标准的50%左右;适当降低客户车辆损失险的费率标准,降低额度为现有标准的30%以上;适当降低客户第三者责任险的费率标准,降低额度为现有标准的30%以上;其他商业险给予一定额度的优惠措施。

改善用车环境

大城市因汽车引起的治堵、限购等政策虽然对于遏制汽车数量地过快增加起到了一定作用,但也引发了一些新问题。来自台盟中央的全国政协委员刘亦铭认为,北京购车摇号的模式和上海拍卖牌照的模式都有不足。北京模式体现了购车者之间的最大公平,但无法体现对急需购车者的体谅和照顾,也无法体现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上海模式体现了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但对于经济负担较重的中低收入家庭则不公平。他建议,将发放车号数根据各自城市设置一定比例划分为两部分,其中一部分摇号,另一部分拍卖,拍卖后的资金,可用于改善公共交通拥堵的措施。

来自国家安全部的易清委员则认为,对现行政策进行调整,控制、减少廉价及小排量汽车使用,尤其是北京等特大城市,小汽车虽然减排、环保,但这只是就个体而言,如果因廉价增速过快,并无助于问题的解决。

重视报废汽车回收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周汉民认为,在当前能源环境危机加剧的情况下,应重视报废汽车的回收问题。他说,目前我国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企业已经有1000多家,但普遍现状是拆解与回收技术及设施落后,回收利用资源有限,主要为废金属,而橡胶、塑料、玻璃等多作为垃圾处理,同时限于技术,拆解后零部件的再使用、材料的再利用不多,综合效率不高。因为利益驱使,大城市报废的汽车转移到农村或偏远地区继续使用,正规回收企业难以收到报废车,存在“吃不饱”现象,有专家称,我国流失在外的报废车保守估计不会低于70%。旧零部件在制造业受政策所限,高价值零件再制造难发展,回收拆解企业缺少相关政策及税收优惠方面的支持。由于享受政府“以旧换新”政策的车型范围限制过严,补贴金额少,手续复杂等原因,这一政策并未带来持久、稳定的动力。目前我国汽车零部件修复采用的技术和设备能力不足,远远不能满足再制造零件性能与质量要求等可持续发展要求。

他建议,对汽车新产品设计提出要求:汽车零部件拆卸简便,可再生利用,由原汽车制造厂可明列回收、再生的部件,在保证安全和环保的情况下,考虑是否有成熟的技术使之回收利用。推行以生产者负责制为主要内容的废旧汽车回收处理制度,由汽车生产企业进行旧零部件的回收、翻新、再制造,以实现节约成本,提高生产效率。扶持及提高汽车拆解企业的技术水平,研究开发废旧汽车特殊零件再利用方法,提高废旧汽车利用率。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gaoyou2sc.com/a/jingyan/3550.html